王会军院士最新解答全球气候变暖问题

作者:数理科学

在一片细碎的浮冰中,一只北极熊费力地向前游着。它试图趴在其中一块上,但这些浮冰都太小了,无法承受它的重量。它已经不间断地游动了数十公里,却找不到一块能让自己休息的冰面。

王会军院士最新解答全球气候变暖问题

在科学,全球变暖已经成为了事实,而全球变暖引发的极端气候我们也是有目共睹的,如今我们的地球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历史罕见的模式。对于南北极地区来说,冰川融化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,不仅是海平面上升的问题,还有冰川融化之后对大气环流也产生了影响,所以说全球变暖引发的后续问题也是非常的严重,并不是局部的情况。

这样的场面常常被北极科考人员的镜头捕捉到,但在更多时候,人们只是在海岸边找到北极熊的尸体。尸检结果显示,这种善于游泳的生物死于溺水。

最新数据显示,2014年全球气温创历史新高。全球平均气温为14.6摄氏度,比20世纪的平均水平高出0.69摄氏度。

图片 1

因为北极的冰川不断融化,北极熊不得不跋涉更远的距离寻找食物。至少从本世纪初开始,这个距离已经超过了北极熊体力所能支撑的范围,它们最终筋疲力尽地溺死在茫茫大海之中。

即便如此,近十几年平均气温走平、西欧北美寒冬等“事实”正成为质疑全球气候变暖的理由。

根据《每日邮报》科学报告指出,科学家警告称,北极地区的气温升高现在已经“锁定”,并可能导致灾难性的气候变化达到“临界点”,这不得不说影响越来越强了,这是来自联合国科学家们的共同研究结果,科学家们还发现,到2050年气温可能上升3到5摄氏度,科学研究人员警告说,这一变化可能会影响到全球多达400万人。

长达半年的白天与黑夜轮流统治这片北纬66度以北的地域,它包括覆盖北冰洋的大冰盖和周围的冻土带,包含丹麦、加拿大、俄罗斯、挪威、瑞典、芬兰、冰岛、美国8个国家的部分国土。

就在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近期举行的“杨钟健—裴文中”学术讲坛上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气象学会理事长王会军对全球气候变暖问题作出了最新的解答。

图片 2

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观测数据,在过去40年里,北极夏季海冰面积减少了近一半,只剩下约350万平方公里。从事北极气象研究的美国罗格斯大学气候学家、美国气象学会会员珍妮弗·弗朗西斯最新的研究结果则预测,2040年前的某个夏天,北冰洋上的冰层可能完全消失。

气候变暖停止了?

而我们一直遵守在《巴黎协议》之上,但是联合国科学报告指出,即使是“巴黎协定”中规定的减排,也不足以防止全球海平面上升以及北极气温上升。联合国科学专家乔伊斯·姆苏亚称,这些情况并非停留在北极地区。 这一场剧烈的温度变化进一步危害对北极冰层的“锁定”,更加的是推动在了全球气候的变化。

“这可能摧毁整个北极的生态系统。” 弗朗西斯说,“这会直接导致全球海平面上升,影响全球的生态和气候系统。”一个无冰的北极带来的后果,可能是人类难以承受的。

“近百年来,全球气候总体存在变暖趋势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”王会军首先强调,该结论证据确凿。

图片 3

北极比北京还暖和

根据IPCC(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)第五次科学评估报告,从1880年到2012年的100多年时间里,全球地表平均温度始终处于增长趋势,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,增温幅度更为显著。1983年到2012年是过去1400年来最热的30年。

《巴黎协议》的实施已经迫在眉睫了,我们只有降低全球范围内温室气体排放才有可能缓解这些变化,自1979年以来,世界的海冰已减少了40%,如果排放率继续下去,研究人员表示,到2030年代,北极可能完全没有冰,也就是11年之后,我们也只能说“告别”北极的海冰。 据科学家称,随着海冰融化,被困在永久冻土层中的碳被释放到大气中,也进一步加速了变暖过程。

3个月前,拿到北极气温分布图时,弗朗西斯愣住了。根据计算机的测算,北极点附近被标注为绿色,这意味着北极此时的气温已经高于0摄氏度。而在同一时间,北京、莫斯科、多伦多等城市的平均气温都在0摄氏度以下。

在此期间,陆地比海洋增温快,高纬度地区比中低纬度地区增温快。王会军尤其提到了高原地区,青藏高原终年有积雪,由于冰雪的反馈作用,高原地区变暖的趋势也更强烈。高原的这种情况就类似于极地。

图片 4

那本该是一年中北极最冷的时候。经历了近半年的极夜,北极已经很久没有被阳光照射了,往年这个时间,它的平均气温都在零下30摄氏度左右。弗朗西斯查阅了挪威、丹麦等地研究所成立以来的数据,发现这是史上从来没有过的。

不过,自气候变暖说提出后,质疑声便一直没有间断过。尤其是近年来,对气候变暖论提出挑战的科学家认为,迄今为止全球气候已有十多年未呈变暖趋势了,或被称为”Hiatus”。这也是2012年全球16位科学家联合对全球变暖说提出质疑的重要事实依据。

科学家表示,目前北极冰冻的土壤和冰中有大约16.7亿公吨的碳被困。 如果被释放出来,那么就可能会危及巴黎协议之中将全球气温上升限制在2摄氏度的基准,加上如今例如:美国在内的国家,都在逐步的退出巴黎协议,真正实施地球保护的国家非常的少,所以说在世界气象组织发布2018年气候报告的时候,还显示出全球气温还在上升,污染物排放也是创下新高。

这个结果并不让她感到意外。作为较早做北极气象研究的学者之一,她一直关注着北极的海冰情况。“目前北极海冰的体量仅为20世纪80年代的四分之一。”她在论文中写道,“而我们领域的科学家原本推测,至少要到本世纪中叶,北极海冰的体量才会减少到这个程度。”

“全球平均气温在1998年到达一个高值之后,确实进入了一个平台期。”王会军承认,最近十几年来气温变化趋缓,“但是,所谓的气候变化,关注的是几十年至上百年尺度的长期趋势,而不是年际之间的变化;而且关注的是全球平均情况。”事实上,最近的15年还是百年来最暖的15年。不能认为长期气候变暖趋势就停止了。

图片 5

过去的3年时间里,她目睹北极的气象纪录一项一项被打破:北极的气温、北极地区地表冰层的融化程度、北极海冰的减少量……每一项结果都远比过去学界对北极气候的模拟结果要严峻。

然而,人类排放的温室气体仍然在增加,全球平均气温走平的原因究竟是什么?

除了北极大部分地区之外,《自然》杂志也公布了一个冰川融化研究报告,那就是格陵兰岛的冰盖也在“超速”的进行融化之中,如果全部融化足以让全球海平面上升23英尺,这不得不说对于沿海区域和岛屿国家来说,是一个较强的影响,海平面的上升不仅是导致陆地面积减少,岛屿和沿海城市淹没,还会同时导致许多沿海居民面临迁移,所以说无论是什么方面来说,全球变暖引发的危机都是不断的。

2003年,她曾和全球其他24名科学家参加了一场有关北极气象环境系统的研讨会。那时,她正在针对北极与全球气候变化的联系建立模型。当她忧心忡忡地拿出研究数据,发现其他学者研究洋流、温度、大气的数据都能与自己的研究结果相互印证。

王会军解释,真正的地球系统接受的太阳短波辐射的能量,有90%多进入了海洋。研究显示,海水比大气的热容量大得多,上层海洋能量储存在增加,一定程度上消化了由于温室气体增加所吸收的热量。

“北极的整个气象环境系统正在朝岌岌可危的方向演变,阻止这种变化趋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”弗朗西斯说。更让她沮丧的是,他们从不同的方向研究北极,这些方向之间存在着内在联系,所有的数据都指向了同一个结果。

除此之外,太平洋年代际震荡会使大气产生年代际波动。2000年以后,PDO转入了负相位,对气温上升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。

类似的情况也在南极出现。研究人员测算,现在南极大陆上冰盖融化对海平面上升的贡献是每年0.3毫米。

王会军还提到,有科学家预计2030年到2035年PDO可能会转入正相位,届时,年代际增暖可能与温室气体增加一起向气候系统施加压力,气候变暖将变得更加猛烈。

经过反复地研究与计算,弗朗西斯在2005年发表论文,预测北冰洋上的冰层可能在本世纪末的某个夏季完全消失。

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?

本文由金祥彩票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